卜算子

卜算子

 

周X江湖骗子叶 轻松向  甜甜甜

 

 

楔子

  

周泽楷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,还是在那地方,天地间白雪飞舞,叶修半倚在小木屋的台阶上,四周是青葱的翠竹,周泽楷穿的是最平凡的衣服,却如同画中人一般。

 

叶修半眯着眼睛,身旁是一小杯的清酒,杯底还有着浅浅的酒在晃动。他揉揉迷糊不清的双眼,打了个哈欠翻了身,摇摇晃晃的坐回算卦的椅子上,半嘟囔道:“大白天见了鬼了,竟然看见小周了。”

 

一张石台,一方白幡,一条竹筒,一排青中泛黄的卦签,整整四十六支。

 

叶修看着神似周泽楷的人慢慢走到自己面前,在一片大雪纷飞间,以为还在几年前,那时周泽楷尚小,而叶修尚且意气风发。

 

两根修长的手指点在石台上,随意翻出一卦,叶修嚷嚷着:“算卦可是要付钱的。”

 

泛黄的卦签上,是从未有人抽到过的一句——

 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 

 

 

章一

 

叶修在长安街街尾占了个摊子,一座木屋,四方翠竹环绕,里头还有石台。叶修在石台后头的一根竹子上挂个破布幡,上头歪歪扭扭的三个字:“神算子”。挂上后便是开张的意思。

 

长安街头叶韵楼的伙计时常绕远在摊子前来回晃悠,再若有所思的离开,像,实在是太像了,这江湖骗子和自家老板长简直得一模一样。

 

这破摊子开张的第一笔生意,叶修收获了半串糖葫芦和一碗糖水,被骗的人叫周泽楷。

 

尚且只有十二岁,比叶修小了四个年头的周泽楷,舔着红珊珊的糖葫芦经过摊子,被叶修“哎哎哎,那位吃糖葫芦的小友。”给拦了步子。

 

叶修捏着周泽楷的双肩,满口胡诌:“小友我看你骨骼清奇,实数练武奇才,将来定走武路,再看面相有福星高照,眉宇间有紫气,紫气东来,是大富大贵之相。”

 

十六岁的叶修长相到勉强算得上清秀,嘴皮子耍的利索,但到底少了那些老江湖的气质,看着面前舔着糖衣的人,叶修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弄个唱戏的胡须来带着,不然面前这人只是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不说话,这还怎么骗钱。

 

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吧嗒吧嗒的舔着糖葫芦外头的糖衣,看着叶修自顾自的唠唠叨叨了半个时辰,然后才说了第一句话:“渴吗?”

 

叶修点点头,看着那小孩‘咚咚咚’的跑回一小房子,又‘咚咚咚’的跑回来,手上还捧着一碗水,然后心想这小孩也不是个哑巴啊。

 

叶修喝完水问:“小友叫什么?这糖葫芦多少钱?”

 

周泽楷报上名字,又看看手上的糖葫芦说:“两文。”

 

已是一上午没吃任何东西的叶修,伸出一根手指:“我这算命只要一文钱。”

 

天真无邪的周泽楷将只吃了一颗的糖葫芦递到叶修嘴边,叶修也不嫌弃张口咬下了最大的那颗,也不嫌上头有周泽楷的口水。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弟弟叶秋在十步外的距离处蹲下捂住了脸。哥哥脸都要被你丢光了。

 

叶修砸吧砸吧嘴,糖葫芦酸酸甜甜的,以前不喜欢,现在竟然吃出点味道来。

 

等周泽楷走了,叶秋才站在叶修面前,做哥哥的抬头看了眼面前衣着华丽的弟弟,老神在在的说:“这位小友,面相生的很是眼熟,待我回去观察观察再来给你答复。”说着便要溜,叶秋手快,抓住叶修的后领,咬牙切齿:“混账哥哥,你把我的脸都丢光了。”

 

叶修对自己弟弟的不满表示不屑,然后要他私下里接济着刚刚那小孩一家,看得出来那家人家生活不好,叶秋竟是无条件的答应下来。

 

晚上不回家的叶修在自个摊子边上的小木屋里睡下,半夜有人敲门,叶修裹着毯子去开门,见外头是个小小的影子,是早上刚见过的周泽楷。

 

叶修问他家里人呢?周泽楷说不在。

 

没带过小孩的叶修将人放到自己床上,刚要睡下,就见着那姓周的小子,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说:“故事,睡觉。”

 

叶修讲了出白蛇传,因为清梦被扰,故意将结尾改成了白蛇一直被压在雷锋塔下,许仙老死,小青回深山修炼。

 

周泽楷则指出,最后,在一起。

 

叶修没了脾气吹了灯,将被子盖在周泽楷身上说:快睡!

 

周泽楷不肯,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叶修。

 

叶修被看得发毛,总算是松口说:“最后许仙和白蛇一起成仙了还不成。”

 

看着闭上双眼的周泽楷,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,小孩真难带,这大概也是后来叶修没有子嗣的原因之一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未完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半个时辰是一个小时……

 

这是一个小的短萌文……但是我这手上还有梨园要写……所以想知道你们怎么看?
梨园深沉但是不长,这文轻松也不长,总的来说是文风不同,情节迥异,两篇都是古风文。

我知道我在闷声不吭做大死……

所以嗯……到底是先写梨园还是先写这个是个大问题啊!!!!你们怎么看,想看哪个?

 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68 )

© 树下莹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